课程资源
博物馆 

美术馆 

精美图库 

地方资源 

师生作品 

教材 

新古典主义的中坚 —— 安格尔(一)

新古典主义的中坚 —— 安格尔(一) 

Jean Auguste Dominique Ingres (1780-1867)

        让-奥古斯特·多米尼克·安格尔(Jean-Auguste Dominique Ingres)1780年8月29日生于蒙托榜。他的父亲约瑟夫·安格尔是蒙托榜皇家美术院院士,母亲是皇宫假发师的女儿。自小父亲就培养他对艺术的兴趣,1791年安格尔被父亲送到图卢兹美术学院学习,1797年由此又转入达维特的学校。那时,他非常热衷追求原始主义。由于他用功、认真,17岁的安格尔已经是一个有名的画家了。     
        在1824年时安格尔在巴黎开办了自己的学校,那些追求原始主义的年轻人都投向了他。追求直率而纯洁的原始风格,把宗教画当作心爱的体裁,对中世纪文艺复兴时代感兴趣,他认为使艺术健全的道路在于通过希腊人和拉斐尔·桑蒂(Raphael Santi,1483-1520)去研究自然,注重细节的刻画,而主要是务求线条乾净和造型平整,他强调纯洁而淡漠的美,这是与达维特的艺术观点相对立的。在对待古希腊的态度上,安格尔无疑投入了更多的感情和热情, 此时安格尔是比达维特更纯正的浪漫主义者。       
        安格尔是一个对自然崇拜得五体投地的多情者。安格尔在向希腊人和拉斐尔讨教之前,先学习了自然。他曾断言:“希腊人就是自然;拉斐尔之所以是拉斐尔,就是因为他比别人更了解自然。”不过,安格尔并不能完全放弃明暗的处理,他还使用很强的,鲜艳得过分而不真实的颜色,以弥补作品色彩的冷淡。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看安格尔的画通常会有这样的感觉:线条画得太乾净了。正是这种线条的乾净把安格尔引向抽象,会使画面毫无内容,但为了表现明暗和反射(使作品富有内容),他也会把线条打断,使之带有“绘画性”,可是在这种有如金属一般坚硬的“绘画性”中,却没有一般“绘画性”所必不可少的那种流畅和“灵魂”。如创作于1819年的“保罗与弗兰西斯卡”。当他的线条变得过于准确时,他就以细节来压倒它,画上一堆纯属低级的趣味的装饰物。但当他模仿提香时,那简直就是拉斐尔,这时的作品就成为珍贵的杰作。当他初访罗马之后,他又完善了自己的绘画风格,越来越多的杰作出现了,他的艺术也到达了鼎盛期。       
        安格尔的自然道路就是爱神的道路。他对女色的嗜好是深刻而一贯的。当安格尔的天才同青春美丽妖娆的女性结合在一起时,创造力往往是空前的。肌肉、曲线、酒窝、柔韧的皮肤——一切的一切,我们都可以从他的油画上看到。如果说“保罗与弗兰西斯卡”不是一件成功之作,则“土耳其浴女”则是安格尔的优秀创作之一。画中的裸体组成了一个中间性的基调,小小的蓝、红、黄各色斑块,如宝石一样嵌缀其间,只是稍显模糊,但非常和谐一致。在女性美的表现上,安格尔克服了他那种感官上的爱好,赋予了它以传奇的魅力。这幅画反映了安格尔借助众多的“洁净”、“洗练”优美的人体来表现一种单纯与丰富、动态与静态的完美结合。每个浴女是一种“洗练”和“洁净”的形式,众多的“洗练”和“洁净”结合在一起就使得形式更为丰富。这冷静、幽雅精于用线和微妙的明暗色调来体现人体表达方式,是来自古典主义的传统;但是,这种真切而又超越真实,单纯而又变化丰富,柔美而又不柔弱甜媚的抽象意味,以及作品中所流露出来的浓郁的东方情调,是传统的古典艺术中所从未有过的。
 
                                      《24岁的自画像》1804年
 
                                           《自画像》1805年
 
                                             《自画像》1807年
 
                                                                              
 
                                    《里维埃小姐肖像》1805年
        这幅肖像在色彩方面无疑也是安格尔的杰作之一。匀整的颜色如同镶嵌一样和谐地结合在一起,色彩显示着形体,带有某些起伏的暗示,但没有求助于阴影。身体和衣服用象牙白突出出来,组成画面的受光部分,深蓝色的沙发则组成画面的阴影部分。这两种颜色都被纳入黑色的背景。红、黄两色的小小变化无害于整体效果。个性和朴实的表情、明暗和单纯——使这幅肖像别有一种优美滋味的就是这些。这幅作品于1806年在沙龙中展出,但是它“独特的、革命的、哥特式的”风格特点招来了许多批评家的愤怒。事后,安格尔去了意大利,在那时奉承研究15世纪的佛罗伦萨绘画,目的是要把自己的风格提高到文艺复兴时期的水平和改造当时的绘画。他曾说过:“艺术发展早期阶段的那种未经琢磨的艺术,就其基础而论,有时比臻于完美的艺术更美。”那时他被中世纪的艺术所深深吸引。
 
                                                                           
                       《任第一执政官时的拿破仑》1780-1867年
    
        1801年安格尔21岁,获得去罗马留学奖学金,因国内战争而被延误,他只得靠画肖像和替人画插图维持生活,经常赴卢浮宫临摹观赏名作,并创作了歌颂拿破仑的肖像作品,这幅拿破仑的肖像就是在这个时期创作的。         
       安格尔完全用古典画法描绘这位不可一世的第一执政官,他年轻、高傲和自信,神情沉入思考之中。画面以红色着装为主色调,间以白色长筒袜使形象崇高庄重,在暗背景衬托下和谐稳定,背后窗外明亮天空与桌面上的公文和长袜,使画面更为响亮和充满生机。画面构图、造型和配景处理均十分严谨有序,可见年轻的安格尔已经熟练地掌握了古典主义画法。
  
                                                                   
                                 《王座上的拿破仑一世》 1860年
 
                            《王座上的拿破仑一世》 (局部)1860年
 
        这是安格尔为拿破仑画的第二幅肖像,画中描绘登上皇帝宝座的拿破仑一世的形象。安格尔以赞颂的艺术语言,将这位比自己大一岁的皇帝描绘得像神灵一般,手执权杖,稳坐在皇帝的宝座上,不可一世。笔触精微细腻,画面配饰繁缛华贵,集中表现了君主政体的皇帝权威。
                                                                
                           《朱庇特和泰提斯》1811年


       海神涅柔斯的女儿特提斯曾被天神朱庇特(即宙斯) 热恋过,但已有预言说泰提斯将会生一个比父亲更强的儿子,于是朱庇特强行将泰提斯许配给凡人珀琉斯,泰提斯不从,再三向朱庇特求爱。这幅画就是描绘这个情节。画中特提斯百般献柔情,而朱庇特毫不动心。 

 


                            《拉斐尔和弗娜里娜》1814年 
   

       在安格尔的心目中,最伟大最受崇拜的画家是拉斐尔,他怀着虔诚而崇敬的心情,描绘这幅大天使拉斐尔和情人弗娜里娜在一起的风俗性肖像作品。
       拉斐尔短暂的一生虽立了大业,但从没有成家,他有崇高的心灵,天赋的才能,又有与这气质相配的外貌,在少女的心目中简直是天神下凡;而在拉斐尔的心灵中,也有一位从不露面的情人,她就是弗娜里娜,她是他创作的灵感和源泉,每当他创作时,她就出现在他的眼前和心灵中,他以她的美貌画过无数圣母和凡女,可以说他的艺术灵感源于这个美女。 
       弗娜里娜在拉斐尔的生活中一直很神秘,她崇拜他、关心他、爱护他,她常常远远地站在作画的拉斐尔的背后,默默地看他作画。据说,有一次拉斐尔转过头惊叫起来:“啊!我的圣母啊!”
这幅画所描绘的是拉斐尔的画室,拉斐尔正在为她画像,休息瞬间的亲昵,高贵的弗娜里娜看着画外,而拉斐尔则端详画中的情人,用心灵去感悟画中人物的形象。环境幽静,背景露出半幅画,那是依弗娜里娜形象画的《椅中圣母》,这使人们联想到拉斐尔所塑造的圣母是来源于他心目中的情人。
这是一幅典型的拉斐尔风格的作品。